譚慎格評齋藤的「台灣地位未定」 st1\:*{}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mment】 MYJ mis-interpreted in public that Japan HAS transferred the sovereignty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to ROC in the Taipei Treaty of 1952. Being a signatory party of it and a witness of SFPT at least, Japan’s representative on Taiwan SAITO addressed later that Japan does believe Taiwan status is yet determined, which means Japan HAS NOT transferred Taiwan to ROC as MYJ said. MYJ’s attempt was thus obstructed. Instead, MYJ boycotted SAITO’s every diplomatic function in Taiwan . These might cause Pr 長灘島ofessor John Tracik to write the following article sketching the story of the undetermined Taiwan status. Japan, under the theory of Smart Power, will bear more responsibility which belongs to the US exclusively. MYJ had better watch out his tongue. 馬英九藉著〈台北和約〉週年紀念,偷渡解釋日本移轉台灣主權給ROC,作為「SFPT證人」與「〈台北和約〉當事人」地位的日本政府代表人齋藤立刻發言反駁。馬英九一計不成再生一計,遂不顧外交規矩幾乎全面性的封鎖與打擊日本政府代表人,結果引出譚慎格撰文贊聲,系統性解釋「台灣(而非ROC)地位未定」的來龍去脈。 在「靈巧?帛琉O」的理論下,日本必然將承擔更多過去專屬於美國的職責。在這情況下,想暴衝的馬英九更需謹言慎行不可。 【相關閱讀】 齋藤與袁健生、袁健生的綠卡、已定?未定?馬與DPP一樣昏昧、答案盡在:有關台灣的法律地位~,日本政府不持任何立場、〈台北和約〉的見樹不見林、總統:中日和約確認台澎移轉中華民國 ■中央社(2009.04.28)、〈台灣關係法〉與〈台北和約〉的綜合理解 ■陳儀深、黃昭堂著《台灣淪陷》 《專欄譚慎格》齋藤正樹的台灣地位未定論 ■自由(2009.06.01) 很 難想像,退休大使、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東京在台北實際上的大使館)代表齋藤正樹,會在未經日本政府指示下,逕自發表「台灣地位 會場佈置未定」這番深奧的「個人觀察」。隨著台北政府逐漸傾向將台灣界定為中國的主權領土,也難怪日本方面會感到驚憂。台灣人自己也該驚憂,畢竟,台灣在二次大戰後的國際地位「未定」,明載於舊金山和約,也是日本對台關係形而上的核心。 地位未定 美台關係核心方針 「台灣地位未定」也是美台關係的核心方針。至於其他簽署舊金山和約的國家,如英國、澳洲與加拿大,也分享台灣地位「未定」此一哲理,即便五十八年後它們已不見得會為此輾轉難眠。 不過,台灣地位未定卻讓日本外交官員(至少是處理中國與台灣事務的外交官員)徹夜難眠。齋藤 五月一日 在嘉義中山大學的國際關係學會年會上那番台灣地位未定論之說,可能不經意講出了他的真正 租房子心意,也就是日本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沒有立場進行認定」。在國民黨內因齋藤所言而義憤填膺之際,這就是日本交流協會理事長中篤所回應的立場。 國民黨可以允許日本政府宣稱對台灣地位「沒有立場進行認定」,但卻不准日本解釋為什麼他們沒有立場。一如齋藤毫不客氣地直言,日本之所以沒有立場認定台灣的地位,因為日本政府相信「台灣地位未定」。或許我們更應該問,倘若這名日本駐台代表只不過是反映其政府的觀點,國民黨「為什麼」會如此關切憂慮?當然,國民黨不會忘記日本在1972年與「中華民國」斷交,以便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一個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儘管日本在1972年「尊重」中國宣稱擁有台灣主權的說法,但在內心深處,日本政府的確將 部落格台灣視為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實體,而宣稱台灣地位 「未定」,是關於該議題的唯一可行之道。 美國人也曾有過類似「失言」,但沒做得如此優雅或經過如此深思熟慮。2007年8月,布希政府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韋德寧也說錯話,但他口誤的方向不僅與齋藤相反,事後的彌補更是錯上加錯:「台灣,或者說中華民國,」他結巴道,「現階段並非國際社會上的一個國家」。接著他又畫蛇添足,把事情搞得更混亂,「美國政府的立場是,ROC,中華民國,是一個未定議題,正如各位所知,其未定狀態已持續多年」。錯錯錯(天啊),連三錯。 美國眼中 世界只有一個中國 在美國眼中,「中華民國」根本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華民國代表中國,對美國來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 部落格的合法政府,美國政府在「中華民國」地位上的立場,根本沒有什麼「未定」。這些是1978年12月16日「美中建交公報」的精髓。跟齋藤不同的是,韋德寧沒花時間在心裡分清楚「台灣」與「中華民國」,否則他應該會注意到,台灣─而非「中華民國」─的地位未定。 再者,倘若韋德寧曾多花點時間思考,就不會將台灣做為「國際社會一個國家」的客觀地位,將之與美國政府不對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地位採取立場的官方態度混淆。當時我們並未聽到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抱怨韋德寧失言,原因可能出在國民黨人都堅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無論這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韋德寧口中地位「未定」的中華民國。 諷刺的是,就在韋德寧不當發言前不久,聯合國主管政治事務的副秘書長、美國外交官貝霖才堅定且權威地重申台灣地位「未定」 部落格。想當然耳,這一點貝霖應該無需他人提醒,因為他曾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 這些美國外交官的申明有幾個重點,首先,「我們對台灣的地位不採取立場。我們既不接受也不拒絕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主張」;(跟韋德寧不同的是)「我們不以政治詞彙來定義台灣」;再者,關於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此一立場,…並不是聯合國會員國,包括美國,普遍持有的觀點」;最後,聯合國秘書處必須「避免在一項聯合國會員國已同意各自表述超過35年的敏感議題上選邊站」。 關於最後這一點,美國外交官威脅說,倘若聯合國堅持「將台灣描述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或以術語來暗示台灣具有此一地位,美國將被迫與這種立場劃清界線。」 還真強硬─我的意思是,對美國外交官而言。 台版一中 沒有任何理由宣揚 售屋網 台灣人應該覺得很安慰。美國政府願意(現在仍是)冒險提醒聯合國,台灣地位「未定」;而日本的大使齋藤也願意甘冒挨轟之險提醒台灣民眾,台灣地位「未定」。這些人之所以這麼做,可不只是想藉由批評1951年的舊金山和約未解決的國際法瑣事來自得其樂。 他們這麼做是要提醒台灣人,中國內戰已經結束,獲勝的是共產黨。台灣政府沒有任何合理藉口繼續代表全中國政府的假象,或是宣揚台灣版的一中論(就如同馬總統所認為的),所謂「一中」就是「中華民國」。宣稱「中華民國」仍是全中國的政府根本是胡說八道,任何70歲以下的人都不會相信,包括馬總統本人。 然而,身為「中華民國」的憲法總統,馬英九基於合法性至少仍得維持此一憲法假象。但他也不能做得太過火。畢竟,無論是70歲以上或以下的人,沒有人相信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台灣 面膜的合法政府。 台灣主權 日未承認中國擁有 最後,台灣地位「未定」論或許是在國際法之下,讓台灣能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存在的唯一系統化闡述,也是讓世上主要民主國家,如美國、日本、英國、加拿大 與澳洲等等,能在面對中國指控「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時,繼續支持台灣民主的唯一方法。齋藤大使善意地提醒了台灣,日本至少仍未承認中國擁有台灣主權的主張,這的確是他的「個人看法」,但也是日本政府與美國政府的「個人看法」。在世上民主國家支持台灣的這條崎嶇路上,台灣政府與執政黨不該使之更窒礙難行。 (作者譚慎格〈John J. Tracik, Jr.〉曾任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國際新聞中心張沛元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租房子  .
創作者介紹

小家庭

ilpqctr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